(續)框架的美感

其實一直覺得自己並不適合公共書寫,因為我完全缺乏像是周芷萱、溫朗東、宋尚緯他們那般面對質疑和異議的勇氣,而且論述能力也遠遠比他們低落太多太多了,昨天是久違的寫寫廢文,要說是忍不住打抱不平嘛,也是可以,我只是單純認為,在面對自己不懂的東西,如果抱持著如此刻薄的態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危險不單是可能會傷及他人,有時甚至會影響自己的人生,當然,也很有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

文章一出,自然受到各方的指教,有人認為我的類比不夠好,覺得川久保玲和香奈兒的作品各有美學基礎,江易勳的則看不出來,關於這一點,當初我在寫的時候,因為真的是把文章當作個人日記抒發,所以其實也沒有太嚴謹的安排,拿這兩位知名設計師的經歷類比,只是想強調,美醜、實用與否,都會隨著時代改變而改變,也許一件作品,在某個接受過嚴謹美術訓練的人眼裡,看起來超級不入流,但在某些人眼裡,那剛好切中了他們的需求,無論是心理層面,還是物理層面,我想表達的,只是認為我們應該尊重各種可能的存在需求而已,即使我們不知道誰需要,或這個需求根本還沒有出現。

此外,欣賞時尚的方式有很多,不是每一位時尚設計師的作品都可能符合各個面向,有些人可能只想專注在布料機能和技術、有些人只想認真鑽研版型、有人想大膽玩配色、有人想重新賦予衣服細節符號新的意義、有人想向藝術致敬……各式各樣的可能。無法一眼辨認是否就代表該項作品缺乏美學基礎?那麼文學、音樂給予人美的感受又該如何解釋呢?時尚的趣味就在於,它所蘊含的美,可具象可抽象,有時甚或是醜的本身,或是比例不協調的本身,也是一種美麗。

當看到與自己過去習慣的美感相互衝突的事物時,我較傾向的做法是去認識這一個人,再決定自己要不要去欣賞或批評他的作品,任意批評他人的心血是很具破壞性的,尤其是以情緒化的用字更是。

當然我的做法只是我個人的方式,別人要怎麼樣我也無能為力。

所以我也無意指責不懂時尚的人就是粗鄙,(但不懂就對他人的心血口出惡言就真的滿粗鄙的),懂的人也沒有比較高尚,時尚就是一個價值選擇,懂一點為生活增添情趣,不懂倒也無妨、不想懂更是無妨,每個人都有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也不可能懂所有事情。

只是是否能夠尊重他人的專業,不要輕易以己度人?

雖然講到這裡,大概又可以想見會有「做得醜不討喜就要人尊重你的專業不能批評」之類的反駁,但正如上述說的,我們不喜歡,也可能會有別人喜歡,只要沒有傷及任何人的利益,對於已經被權威組織認可的新銳,難道不能給點鼓勵嗎?

想了想,其實總體上並不關我的事,但我應該是因為看到新銳正努力想創造新的事物,卻被這個社會潑冷水而感到不甘心吧。

這個經常批評年輕人小確幸沒競爭力,當年輕人在外嶄露頭角時,要嘛趕緊巴結,要嘛潑冷水看衰人家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