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自由工作4年的中途自我觀察:工作的意義

這個月是自由工作滿4年的里程碑,除了之前寫下的心得之外,這個月也有不少體悟和領略。

5月工作天數:27天
5月總工時:88hr33m
5月每日平均工時:3.2hr
2023年5月工時

發生哪些重大的事?

  • 自由工作滿4周年
  • 再次進行新的職涯心理諮商

接了哪些案子?

  • 社群經營x4
  • SEO文章x5

再次進行新的職涯諮商:何需證明自己

上個月才剛嘗試過薩提爾職涯諮商,這個月又進行新的職涯心理諮商,只不過這個諮商是去年就約好的,是一位正在攻讀心理系碩士的網友這學期的作業,需要找人練習,於是她就想到我,剛好我也覺得自己需要釐清一些想法,所以去年就講好今年5月要進行。

第一次去諮商時,我發現我對自己很嚴厲,我會用很尖銳的詞形容自己的行為和想法;薩提爾諮商時,我則是發現我看不見,甚至看不起自己的努力;而這一次,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樣。

我和諮商師說,我腦袋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以替我的事業加分,但總是提不起勁。心裡會有兩種相反的聲音,一種是惡魔,他總會對我說:「你就是這樣,才沒辦法變成你想要的樣子啊!看看別人多勤勞!」而另一種是天使,他會說:「你已經做了很多事了啊,不想動也許只是身體想要休息吧!那就休息也沒關係呀!」

在兩種聲音拉扯之下的結果,往往就是我動彈不得。或者被惡魔說到無地自容,最後繼續擺爛逃避,但心裡又非常痛苦。

諮商師聽到我這樣說之後,便邀請我扮演惡魔的角色,用惡魔的視角看待我和我們之間的關係。

「惡魔你好,請問你第一次出現是什麼時候?」諮商師問他。

「應該是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惡魔答。

「為什麼那時候你會出現在她身邊呢?」諮商師追問。

「因為那時候她身邊出現了一位經常會貶低她的家人,她向父母求助無門,母親只告訴她:『她貶低妳,妳就證明給她看,妳不是她說的那個樣子。』」他繼續說:「所以我從那一刻開始,就陪在她身邊,幫助她自我強化、武裝,讓她能夠向那位家人證明自己沒有他說得這麼不堪。」

惡魔說到這裡,我突然抽離角色,發現自己微微泛淚,也意識到自己在大學時被同學說「講話咄咄逼人」、「找人筆戰」、「講話想要扳倒對方」、「得理不饒人」、「作風強勢」、「一直想要證明自己」等等的言行,全都是始於那一刻被植入的價值信念:我認為我必須變強才能獲得那位家人的愛和認同。

我必須不斷證明自己,才能找到自己的生存價值。

時間一長,這種想法變成本能,成為了我的行事作風,漸漸開始無差別地傷害我身邊的人。即便那位家人早已仙逝,我依然帶著這種作風過活,越來越痛苦,擠壓別人,也在壓迫自己。

隨著時間過去,我知道我再怎麼努力,都改變不了那位家人打從心底對我的性別和種族有所偏見,她本來就沒有打算認同我的存在;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不用想這麼多,但長期堆疊的信念,早已深入骨髓,無論有沒有病識感,都積習難改。所以好幾年來,我都過著一種分裂又「表裡不一」的生活,腦子知道的事情是一回事,但就是做不到。

我還是不停地、迫切地,想要證明自己很強,即便在先生面前也是,直到尖銳的口刃傷到了他,我才知道我該對外求助,以免我親手毀了自己很想萬分珍惜的關係,他可是我自己選的,可是我下輩子最重要的家人。

所以我開始尋求心理諮商協助,然後一次次地爬梳人生的脈絡,終於在這一次找到一切的根源。

諮商師問我,找到原因、認識惡魔之後,有什麼感覺。

我說,我突然覺得很累,但這種疲憊,是緊繃戒備多年之後突然鬆懈的疲倦,好累好累,但終於不用再反抗了,好安心。

原來那些逼得我很辛苦的「上進心」,是認同危機的生存焦慮。

原來我一點都不是真心想要權力名聲。

我只是想要覺得安全而已。

(但發大財還是蠻誘人的)

邀約讓我重新領略工作的意義

上次的月記講到老客戶問我要不要去他們公司上班,我本來以為他們只是說說而已,但後來又再問了一次,而且還跟我說:「妳想要什麼,全部都可以談。」

感覺很認真又很嚴肅呢。

雖然我還沒跟他們約好哪時候要談,因為我其實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跨出這一步。不過,也讓我開始思考,要怎樣的條件,我才會願意重回職場,放棄現在自由度極高的工作。

某天在煮飯的時候,我邊切菜邊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我去談,我要開什麼條件?或者,他們開什麼條件,才會讓我心動?是很多錢嗎?但那樣我做得久嗎?多少錢我才覺得夠多呢?我現在的工作沒辦法創造那些收入嗎?如果我現在也能創造那些收入,那我為什麼要放棄現在的工作呢?

想到這裡,儘管還是沒有想得很通透,但我至少確定,若年薪沒有百萬,對我來說,這個職位吸引力還是不夠大。除非這個工作能賦予我別的意義。

後來和朋友聊到這個階段的想法,她問我:「那你覺得那個『意義』是什麼?他們那個職位要怎樣才會對你有意義?」

我說這個問題,很難,我一時之間就是卡在這裡,想不清楚,不過也因為有她陪我聊,我才慢慢釐清,現階段,若要我重返職場,先撇開我理想中的薪資門檻(放棄自由工作的機會成本),以下項目至少要滿足一項,我才有可能考慮:

  • 不只是去補空位:我不希望對方只是因為找不到人,然後就叫我去填補空缺。我希望對方是真的看上我的某些個人特質,剛好符合他們公司未來的發展,所以才邀請我去。換言之,我不想當免洗員工。
  • 賦予創新空間:我希望這個職缺,能有足夠的施展空間,也有發揮創新的權力,我不想要只是聽命行事。給我一個目標,讓我用自己的方式完成,可以!但若要事事干涉,我就會再三考慮。
  • 社會影響力:我希望這個職位能發揮正面的影響力,甚至能推動一種「思潮運動」(Movement),雖然很理想,真有這種職位大概也不會看上我,但若有的話,對我來說很具吸引力。

釐清這些想法後,我也驚覺,正是因為成為了自由工作者,我才得以有這種談判自主性和選擇權,好不容易換取這樣的自由,怎能輕言放棄呢?

於是我更加感謝自己過去的努力,才讓自己終於不再只需要思考生計,能追尋更崇高的工作意義。

推翻過去認知,B2B客戶更能傳達市場動態

自由工作初期,因為身邊沒有同事可以分享大小事,所以常會覺得當時的自己資訊很封閉,感受不到市場的最新動態,但最近,我卻有了完全相反的感受。

最近接觸的客戶,經營模式都是B2B,而且都是很上游的產業,因此對於市場經濟的敏感度很高,從他們的動向,就能經濟狀態匹配,判斷某些市場消息是否為真,我也能很深刻感受到許多行業都是一環牽一環,尤其是其中一個客戶的客戶是半導體產業,那種連動性的體感更加明顯。

這個發現讓我覺得很有趣。

也讓我覺得,儘管經營B2B生意的行銷門檻比B2C高一點,或者說我過去比較熟悉的方式都是B2C,所以對我來說B2B比較難,不過現在讓我對於這個部份越來越感興趣!

希望未來能有更多有趣的發現。

Photo by ian dooley on Unsplash

碎念主婦

過去是時尚編輯、男裝精品行銷,還做過到府收納。人到中年,誤打誤撞完成了小時候的夢想,成為了自由作家。

訂閱
訂閱通知:
0 Comments
內聯反饋
查看所有留言
0
喜歡你的想法,請發表評論。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