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soho十個月的中途自我觀察:30天當作60天在過
3工作天數:23天
每日平均工時:3小時


發生哪些重大的事?

如題,3月跟2月相比,整個就是轟炸式的生活,無論是整個大環境還是我個人,每天每天都有爆炸性的資訊湧入腦中。這個月忙到我懷疑人生,倒不是我個人發大財了,並沒有,我還是沒有什麼新案子,忙的都是舊案,雖然統計數字上,看起來我的工時還在正常範圍,不過或許那是因為有一些工作上的溝通時間過於瑣碎以至於我沒有記到。

3月我買了一些攝影器材、經歷了一個社群專案的換約、辭退了網路節目統籌工作(但還沒成功)、偶然發現自己報價太低等事件,以至於整個月心情都很不好,尤其是辭退統籌工作的部分,這故事有點長,請容我放到後面說。

接了哪些案子?

  • 原來固定的2個社群經營案
  • 1個文章改寫案
  • 1個網路節目統籌


把握機會,但不是每個機會都要抓住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訂目標的人,因為我從很久以前就體會到自己的人生永遠都會發生非常意想不到的事,與其在那邊驚慌失措思考要如何將命運扭轉到原本預設的軌道,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有方向,這麼想雖然很極端,但也是因為我並不全然討厭命運的安排,很多時候,我覺得命運比我此刻狹隘的想像來得有創意多了,接案生活開始之後,這種體會就更深了。

因此對於一些職場中流傳「沒有為自己設下五年目標的人就是不夠有狼性跟野心」之類的價值觀,我是蠻不以為然的,在我心中,設定五年後、十年後的目標這種事,總帶著點「人定勝天」的心態,完全無視黑天鵝的存在。

當然我知道,我還是有訂年度目標啦,不過做這件事只是為了讓自己多一點毅力跟耐心,同時也是想驗證一下,命運不受控的程度。(剛剛看了一下自己年初訂的目標,很多都因為疫情的關係,今年是絕對無法完成的。)

雖然在疫情期間,絕大多數的產業都是一片慘綠,而此時還能有少數橄欖枝伸過來的我,真的應該要跪謝老天,但偏偏來的機會,在反覆思考之後,我都覺得接了的話,自己應該會過得很不開心,於是只好忍痛推掉。果然,接案生活最難的不是找案源,而是怎麼知道要不要接眼前的案子。

非常時期辭退專案是因為不知足?

在這個時期做這個決定,其實是沒有辦法這麼果斷的,連我身邊幾個朋友也說,我該知足。但如果長遠來看,我自己覺得這樣才是對大家都好的事。

接專案的時候,都會評估自己能力跟工時還有酬勞,當時接這個統籌專案的時候也有評估,問題就在於,我犯了一個嚴重的初級錯誤:沒有簽約,因為我相信以對方的知名度,應該不會有問題。雖然說最後辭退專案的理由,並不算是對方意圖剝削我,但仍然產生了一些糾紛:像是專案進行中間,對方發現原定的策略無法達到預期的品質,於是臨時決定要變更合作方式,我的工作量變多了,但沒有跟我討論就直接定案,導致我工時直接增加兩倍,可是酬勞還是跟一開始一樣,而且原定的結案日,也因此無限延長,完全看不到盡頭。

中間也有數度發生做事方式和價值觀差異很大的地方,除了之前說的「網感」,另一個則是對方對版權意識的薄弱,讓我很不能接受。途中我也有好聲好氣地提出一些調整工作流程的建議,大意大概是「如果這樣做的話,對剪接師、受眾來說,都有好處喔!要不要一起試試看呢?」但換來的是已讀不回,讓我更確定自己在整個專案裡的角色,跟一開始說的完全不一樣。

我並不是跟對方想法產生衝突的當下就提解約,而是有設停損點,因為我也不斷提醒自己,不該意氣用事,我要練習溝通,所以我中間還是忍耐著加班,找到適當的時機試著說服對方,但就是一直得不到正面回覆,所以我才在上週提出做到某個階段就要退出專案的想法,可是對方現在卻又不願正視我的感受與提出的問題,完全不積極討論,一直在扯專案還會有別的發展可能,或許對方是想藉此讓我覺得留下來的價值比較高,但此刻的我,真的心情非常不好啊啊啊。畢竟我這個月的工時增加的泰半原因,都是因為這個案子啊啊啊。

每個自由工作者都要具備公關力

雖然這個案子大部分時間給我的都是負面情緒,不過我沒有後悔當初接這個案子(我只後悔自己的做法還是留了瑕疵),因為我還是學到很多,尤其是如何溝通的部分。

跟業主撕破臉對每個自由工作者來說都不是好事,而我這次面對的,還是業界裡頗為知名的人物,所以提建議跟最後解約時的說法,我都再三諮詢前輩的意見才說出口,在此要特別感謝前輩啊啊啊,願意花時間陪我聊跟自己沒關係的事,還給我很受用的建議。前輩說,如果想討論的事情很多,最好先精選三個或把所有意見收斂到三個以內,不然一次說太多,會讓人產生對立心。

所以提建議時,我後來只選了一個當下我覺得最必要的事,而且我還盡量弱化自己在裡面獲得好處的程度,也就是說,我提建議的最主要目的,是想讓自己輕鬆一點,但我說的時候,是說「這麼做的話,其他夥伴會獲得A跟B等好處」,以為這樣「多贏」的說法可以提升說服力,結果被已讀不回XD 不過我覺得前輩的建議還是很棒,這次失敗或許只是因為個案差異,以後我還是會繼續用的。

而在這些事情發生後,我得到的最寶貴經驗就是,如果要接案維生,專業能力固然很重要,但公關力也是不可或缺的,畢竟做好事、當好人,才有可能為自己帶來更多案源跟生活保障。真的深刻感受到,自由工作者獲得的不是生命完全的解放,相反地,社會化思考跟職場交際技巧,可能會用得比以往更多,因為我們只有一個人,不能推主管出去擋箭啊(欸不是)(這就是我以前總躲在主管後面的報應吧)(告白以前的主管)

寫不出抒情文

這個月除了上述那個專案之外,還接到了一篇文章改寫的案子。該業主希望我改寫一篇我以前幫他們寫的文章,但要抒情、感性,然後我發現自己有點寫不太出來,都要先看一輪李桐豪的文章,讓那種文感附身才寫得出來。當然,我絕對不可能跟這種強者比的,他的文章太好看了。

但以前的我不是這樣的,只是以前我跟現在相反,很不喜歡自己的文章沒有邏輯,所以拼命地去想辦法學習,結果卻是邯鄲學步,不僅沒有學好,本來的文風也不見了。文章寫得比以前多,卻覺得寫文章更難了。

疫情的影響層面比我想像來廣

本來就很少出門,但疫情發生後就更少出門的我,只有一定要外出工作的時候才會出門。昨天也是把外出工作行程全部排在同一天的日子,深深覺得,雖然透過網路可以知天下事,不過聽到身邊的人親口說的狀況,感觸還是差很多。

其中一個業主延續去年簽的合約跟計畫,在信義誠品開了新的分店,但昨天去信義誠品,人潮少了超級無敵多,我曾經在那附近工作,那裡即使是平日白天,也有很多觀光客跟上班族,可是昨天專櫃工作人員都比客人多,親眼見證真的很震撼,也很擔心服務業後續的發展,因為像是這些專櫃每個月都還是要付出固定成本,百貨卻沒有調降租金,而百貨本身也有房東要面對,層層影響,疫情過去,中小企業的倒閉潮我不敢想像,只希望我的業主可以好好的。

另一個業主從事電商,所以比起實體店面,展現的則是完全不同的樣貌,他們說現在生意遠比去年同期好很多,而且許多台灣在地的服裝廠商因為轉單效應,現在都在大趕工,工廠塞車,交貨時間不斷延後。但同一時間,在服裝公司上班的朋友姊姊,卻放無薪假了。

聽到這些,不知怎地,覺得自己好渺小。

Photo by Damir Kopezhanov on Unsplash

碎念主婦

過去是時尚編輯、男裝精品行銷,還做過到府收納,現在是自由撰稿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電子報:不定期寄送我的碎念

主婦的二手書賣場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