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越演越烈的BLM事件,會不會成為時尚神話崩解的最後一根稻草

各種Anna Wintour的黑歷史都被挖出來了。



現在BLM(Black Lives Matter)事件越演越烈,除了西雅圖出現「西雅圖國會山自治區」之外,連美國《Vogue》總編輯Anna Wintour也被燒到,而且這可能將動搖到她的職涯。我其實從來沒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但今年是2020年嘛,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事情的起火點

事情要說到《Vogue》所屬的集團康泰納仕,旗下另外一本美食雜誌《Bon appétit》(前)主編Adam Rapoport,先發表了一篇評論BLM事件的文章後,被美食作家Korsha Wilson在Twitter爆料《Bon appétit》長期都對自家黑人女員工進行「精神虐待」(原文用了「gaslit」),隨後不久,更被人挖到他在2013年的時候,上傳一張於萬聖節派對時把自己的臉塗黑的照片到Instagram,於是,火就開始燒起來了,這位在《Bon appétit》待了超過20年的編輯宣布辭職






但這件事情跟Anna Wintour有什麼關係呢?因為2019年她被任命為集團的全球內容顧問(Global Content Advisor),《Bon appétit》(前)主編Adam Rapoport要向她報告,所以當《Bon appétit》被爆料對黑人員工不好的時候,便不免讓人開始對集團旗下的其他雜誌工作環境產生了好奇,金碧輝煌、名聲響徹雲霄的《Vogue》當然不會被錯過。


對外政治正確,對內草率應對

為此《紐約時報》特別去訪問了多位曾經在《Vogue》工作的黑人前員工,想了解實際的工作環境,以及是否曾經於在職期間,遇到種族歧視的問題。結果自然是肯定的。雖然《Vogue》在過去曾經讓多位黑人明星名流登上雜誌封面,這次BLM事件也站在有色人種這一方,然而這些看在前員工眼中,似乎成了表裡不一的行徑。



記者採訪了數位被美國《Vogue》解雇的黑人前員工,他們不約而同地表示身為黑人員工,很難向高層主管索取工作需要的資源跟協助,有時白人主管還會對他們表露出「黑人員工就是比較懶,或比較無知」等訊息。而這些員工,即便目前處在順風處,也離開該公司多年,仍無法自在說出過去的經歷,只因為害怕被出版集團巨獸封殺。



對於前員工們的指控,Anna Wintour則在6/5,發了一封公司郵件給全體員工,信件中她向黑人雇員提到「作為少數份子,黑人員工在Vogue生存並不容易。我知道只說『我們會做得更好』是絕對不夠的,但我們確實會。請相信我非常重視你們的聲音,若有任何回饋跟建議,可以直接跟我聯繫,千萬不要猶豫,我會傾聽,只要你願意和我分享。我目前正在研擬可以開誠布公討論這些議題的方式,隨時歡迎你們的想法跟回應。」


過往的黑歷史一一被爆料

不過她的回應,看在過去的同事、朋友及身邊的人眼裡,都認為這又是一套沒誠意的公關說詞,於是就有更多的黑歷史一一被揭露:沒禮貌、身材歧視、善妒等,但我覺得其中最值得一看的是她的前同事André Leon Talley。



André Leon Talley是前美國《Vogue》的「Editor at Large」(Google看到中文翻特約編輯其實很不準確,因為這個職位的自由度比一般特約編輯高很多),也是該雜誌目前唯一相對擁有權力跟知名度的黑人。他對Anna Wintour的指控一方面是因為這次事件,也因為他在早前於所出的書中就有提到,他之所以離開《Vogue》,是因為Anna Wintour認為他「太老、過重,而且一點都不酷。」(蠻有趣的,她自己也不年輕了啊XD)



依他的資歷跟知名度,都曾遭遇過這樣的對待,那也不難想見一般基層員工的境遇會是如何,他的說詞也間接了加深了紐時訪問的可信度。


不是第一次「被黑」,為何這次可能是危機?

其實這已經不是Anna Wintour第一次面臨個人的聲譽危機,早在2003年她的前助理就出了小說爆料她是個惡魔,這也成為後來熱賣全球的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捧紅了安海瑟薇,也讓她的名聲更大,連不關注時尚的人或多或少都對這顆金髮鮑伯頭有點印象。但那畢竟是個社群平台不發達的年代,所以她才有辦法再次由黑翻紅,還幫自己跟公司拍了一部紀錄片《時尚惡魔的聖經》,企圖對外傳遞「我的嚴苛都是為了讓雜誌更好」的訊息。




但現在這個時代可不一樣,每個人都有發聲的管道,不再需要透過出書這種高昂成本的方法,就能發表個人意見,甚至爆料,輕鬆達到病毒式傳播的效果。所以就算她最後仍然安全下庄、毫髮無傷,可能也算是一次不小的打擊,因為過去建立的崇高形象會開始慢慢瓦解,畢竟網路時代,不是船過水無痕,而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我認為她最後應該還是會好好的,畢竟她真的相當有商業頭腦,康泰納仕不可能讓她就這樣離開,而且在此事件發生時,集團也確實在第一時間袒護她,不過就算她因此下台,她一定也沒差。不過這件事情,最大的教訓意義,應該還是給集團,跟未來要接掌這個位置的人一個警惕:去中心化的時代,跟以前那個權威式的傳播年代完全不同了,即便是曾經的出版帝國,也有可能面臨神話一點一點瓦解的一天。



Pic by Popbee

碎念主婦

過去是時尚編輯、男裝精品行銷,還做過到府收納,現在是自由撰稿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電子報:不定期寄送我的碎念

主婦的二手書賣場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