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soho十二個月的中途自我觀察:一度跑去面試
5月工作天數:18天
每日平均工時:1.6小時

不必太羨慕這個工時,這是被疫情影響的結果,讓我這個月份非常的焦慮,還一度跑去面試。

發生哪些重大的事?

  • 終於順利解約
  • 一度跑去面試

接了哪些案子?

現在只剩下一個長期合作的社群行銷案

上個月擔心的事都解決了

上個月我非常擔心沒有辦法辭退一個不適合我的專案,也非常焦慮自己可能拿不到錢,但令人意外的,順利辭退了,也有拿到錢,雖然說金額跟我預想的還是不一樣,但我寧可自己承受認知失調的痛苦,轉念告訴自己至少有拿到,也不想再去把少拿的拿回來了,現在實在沒有餘力做這些事,雖然我看起來很閒。


一度跑去面試

這個月的大事,就是我又跑去面試了。本來我都已經下定決心要開始做自己的side project,結果在月初的某個週五,我就不約而同的收到兩位不同的朋友私訊,傳來同一個職缺訊息,問我有沒有興趣回歸體制。原本我是抱持著去聊聊天的心態準備,結果不知道為什麼,準備準備著,卻變得焦慮異常,兩天睡不好覺,無論錄取還是不錄取,都讓我焦慮萬分。



如今經過兩次面試,結果雖然還沒出爐,但我想錄取的機會不大,面試完當下就有頭緒,那時我竟然鬆了很大一口氣,如釋重負,經此一役,我才知道原來自己有多麼不想回歸職場。


再度面臨Soho與回職場的抉擇

一個自由工作者跑去找工作,一定會被問到:「為什麼想重回職場?」所以在接案一年後,再度要重新思考「要上班?還是要接案?為什麼?」的問題。這兩種工作型態到底要如何抉擇,我之後會再開一篇專文討論。這邊先說,為什麼當時會決定去面試。



當時看到那個職缺,是覺得工作內容有八成都是我曾經做過的,公司形象不錯,也有一定的規模,才透過朋友推薦去聊聊,沒有非去不可。可是履歷投出去之後,我竟然開始擔心如果錄取了怎麼辦(很白癡很自以為是我知道),當下就像我把自己推去了一個不可逆的方向,要硬著頭皮演下去的感覺。



所以後來第二次面試,我沒有準備得太用力,一來是第一次面試,我其實就知道主管要找的類型不是我,只是想說去第二次看看還會不會有變化,可是最後還是沒有;二來是第二次面試,對方丟了各種作業給我,我知道這是台灣職場的常態,以前也為了面試寫過各種提案、考卷、試寫文章,但我其實蠻受不了這種工作都還沒拿到,就要開始工作的感覺。


面試的體悟

這一次面試的體悟,我發現重回職場要獲得薪資的提升,一定要多工才有辦法,雇主多半不會在意單樣專業的深化程度。以行銷為例,其實社群行銷本身就是一門很深的專業,要做好的話,要具備文案、企劃、設計、影片剪輯、行銷、公關,甚至統計或程式語言的能力,但滑一下人力銀行就會發現,小編們的薪水平均是35k左右,突破40k的,通常工作量都很多,除了扛不知道怎麼設定的KPI之外,還要負責其他業務。



像我這次面試的職缺也是,對方期望找來的人除了要具備理性與感性、要提出吸引人的企劃跟執行行銷活動外,還要有管理能力,讓部門更有向心力,甚至是讓門市員工在疫情期間,可以更樂觀的工作。但這些「期望」在JD裡面都沒寫,而且對方身為行銷部主管都做不到,把這些期望放到一個新進同事身上不是很奇怪嗎?這樣的工作,我是覺得沒錄取也好,在讓同事變得樂觀之前,我應該就充滿負面情緒了吧。



重回職場對我而言,最大的掙扎就是,我可能又要因為無法控制工作量,導致自己的身心靈再次變得不健康,大病一場之後,就不會覺得這是必要之惡了。但當然,我也有我的現實面要顧,申請紓困經過20多天還沒有結果,接下來要繼續思考如何找收入了。



Photo by Ümit Bulut on Unsplash

碎念主婦

過去是時尚編輯、男裝精品行銷,還做過到府收納,現在是自由撰稿人。

3 Replies to “soho十二個月的中途自我觀察:一度跑去面試”

  1. 多年前我曾經面臨想大轉職場,當時兩三個月間面試了13間公司,一堆面試考,但不論我如何積極,最後還是另外的3間服裝相關公司獲得錄取門檻,所以總共是16間 ha~~ 現在回想只記得這些數字,和幾間公司

    一步步來,很多事一體兩面,會找到辦法的:)

  2. 自從這篇出現後,放空時回來看不少次,邊看邊自省,同事也覺得有一段很像我的狀況,想到也類似我姊姊之前的情形。 也許不少人有著相同遭遇,也在期待自己掌握的生活中有改變發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電子報:不定期寄送我的碎念

主婦的二手書賣場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