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對於這個世界的想像力,我覺得我還是非常缺乏。我之前都沒想過,有人可以一年只工作七個月,依然不愁吃穿,生活愜意。

遠端工作、SOHO其實我都有試過,經驗有好有壞,然後前不久看完劉揚銘最近出版的《離開公司後,我過得還不錯》後,我再也無法好好在辦公室工作,每天坐在辦公室都很痛苦,因為我有一種受騙又受困的感覺。

我的SOHO經驗

初次SOHO經驗是在2015年底,那是一個非常糟的經驗,本來就是因為身體不好所以才辭職,想說接一點案子補貼一點生活費,才開始SOHO。但因為那時候不懂得選擇、不懂得溝通,也不懂得議價,搞到最後自己花了很多力氣、很累,結果賺得錢還是不夠貼補生活費,只能繼續看著存款持續減少。那時候沒有意識到自己犯了哪些錯誤,只覺得自己不適合SOHO,所以半年後,我就去找工作了。

我的遠距工作經驗

跟男友之前談了大約一年的遠距離戀愛,當時他在日本工作,我當時的公司主管人很好,答應了讓我去日本短居一個月、把工作帶去日本做的提議。所以我在出發之前,列下了這一個月,我每天的工作項目,以及交件的日期,也同意這一個月的薪水可以縮減,變成以時薪計算。

所以我就帶著這樣的工作計畫,快樂地出發去了大阪。

這一次遠距經驗讓我非常滿意開心,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其實意外地很適合這樣的工作模式,因為我很自律,而且少了會議跟電話的干擾,我的產能跟效率前所未有的高,有時候我只需要花三個小時,忙一點也大概只會花五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以前在公司八小時的工作量,這讓我非常地驚訝,原來我每天花了這麼多時間,都在處理瑣事跟雜務。

那時候我每天作息都很固定而且健康,早上8點起床做兩人份早餐,送男友出門上班,大概10點開始工作,13:00左右做點簡單的午餐,13:30左右繼續工作,通常四點前會結束。然後我就會換衣服,走20分鐘的路,去鎮上的超市買菜回來準備晚餐。買完菜回來我還有大概一個小時的時間可以運動,運動後就開始做晚飯,晚飯做好,男友也差不多下班回來了。那時候我每天都好開心,因為我每天都很有餘裕,我不用趕、不用急,完全不焦慮,還因為規律生活瘦了5公斤。

不過因為這樣薪水還是很少,所以我依然沒有認真考慮遠距工作這件事,返台後依然乖乖進辦公室上班。

正職工作的傾頹

我不排除目前的我有把事情想得太美好的可能。不過在辦公室上班,有幾件事情讓我越來越無法忍受:

  • 通勤

身為一個從小就住在荒郊野外的人來說,通勤真的是跟隨著我半輩子的惡夢,浪費時間之餘,還極度耗費體力。雖然說現在已經住在一個離公司車程只要30分鐘也不用轉車的地方,照理講應該比以前動輒通勤1.5個小時還要幸福了。但我每天還是得要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家煮飯,才有可能在8點以前吃到晚餐,免得讓自己要一直外食,或者是搞到很晚,沒時間做其他事。

就算每天只有花1小時通勤,也讓我覺得這段時間如果拿來做其他想做的事該有多好。我不愛在搖晃的車上看書、滑手機之類的,因為眼睛會不舒服,所以只能在車上聽音樂。

  • 缺乏效率的會議

我每一份工作經驗中,都有過這種令人痛苦的會議,而通常這種會議,都是老闆或主管主導的,所以身為下屬,也不能面露不耐或放空,但面對這種不知道自己要討論什麼、不知道會議目標是什麼、說話沒有重點的時候,我心裡就會想著,可不可以只說重點,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

更讓人火大的還有過某任老闆主動說要開會,結果他自己遲到一兩個小時,然後在會議上打瞌睡流口水,要祕書幫忙擦;甚至,還有遲到半天的,即使已經委婉的說過,也依然不見改善的,都有遇過。

這種時候我就覺得我的生命被白白浪費了,是不是付別人薪水,就同時獲得了虛擲別人時間的權力?而為何絕大多數時候,無論是老闆還是員工,都覺得員工應該要承受這種無形的損失?

  • 工作跟薪資調幅不成比例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類似的例子,就是工作一陣子之後,突然被告知工作量要被增加,但是可能沒有調薪,不然就是漲幾百塊~兩千塊以內,這種預算跟工作量都給他們決定,自己卻沒有討論或拒絕的餘地。所以工作兩三年,工作量已經變成剛進公司時的兩倍,但薪水可能漲沒超過3000~5000元。怎麼看都很不划算。

  • 人際關係

到目前為止,待過5間公司。我想我應該還蠻幸運的,跟很多同事都變成長久的朋友,只有在兩間公司遇過不好相處的同事,一間是在第三份工作時候,一個是現在。

第三份工作的時候,隔壁行銷部門的同事被默許每天都中午才來公司聊天到下午兩點、拿公費去外面報名行銷課程,卻沒有相應的回饋。當時身在編輯部的我,天天都有流量壓力,但流量不好的時候,卻會被那些行銷同事在會議上說,都是編輯選題不夠吸引人、文章數量不夠多,全然不提自己沒有談過任何異業合作、業配,也沒辦過任何線上活動。他們跟公司所有部門都不合,只跟老闆合,但對他們來說也很足夠了。

現在的同事雖然沒有這麼誇張,但有時候我也會被他們之間的不和睦掃到颱風尾,因為他們表現得太明顯,以至於影響到工作,多次跟老闆提及最後也是未果,因為老闆也很難介入他們的私人情感,只能說不要影響到其他人、不要讓客人察覺。對於一個只想要好好做事的人來說,真的很困擾。

  • 職責的界線會跟事業企圖心混淆不清

承接上面說到的「工作與薪資的調幅不成比例」,有時候就算主管、老闆願意跟你討論潛在的新職務,如果因為身心狀態、個人目標等各種考量最後表達不想接受,通常都會被認為「不夠有企圖心」、「是一個不想進步的人」,好像要施展企圖心只有一種方式、進步也只有一種路線似的,無論如何,遇到這樣的狀況,我也會選擇將這種話解(曲)讀(解)成:「你所謂的企圖心、事業心或是野心,都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照你的指示去做。按照我所期望的,就叫做別有二心。或是,貪心。」

  • 公司沒預算但需求一樣要解決

可能是因為我自己太魯,所以我始終無法去預算很充裕的公司,以至於我常常遇到這種狀況:公司沒有預算,但想要完成的事情好多好多好多。所以這種時候老闆會給你兩種選擇:一、賣你自己的人情,去跟別人坳免費。二、你自己做。我兩種都做過,然後最後都很痛苦地離職。

這是一件很弔詭的事情,以外人眼光看會覺得「多少預算做多少事」很合理,但在當下如果這樣反應,會得到:「你去想辦法,找你來公司是來解決問題,不是製造問題。」所以最後,「公司沒有預算」變成員工的問題,而不是公司預算配置的問題。

所以我曾經低聲下氣的去跟攝影師們談「無酬拍攝」的合作,但其實他們沒有任何主導權;也曾自己同時包辦行銷、公關、設計、攝影、小編,自己幫公司出紙本刊物、網站改版、談異業合作,兩年半來只加過一次薪。最後一次去談加薪,得到的結論是:「我已經在行銷上面花很多錢了。」,失望收場。

再也無法專心(待在辦公室)工作的原因

因為我覺得對我來說待在辦公室其實好虧,即便再怎麼想要認真完成工作,還是有很多人會用一些無理取鬧的理由阻礙你。

增加工作量的時候要員工為公司設想,真的為公司想著想而提出意見的時候會被說管太多。有求於我們的時候,員工和公司是一家人;反之,我們就變成貪得無厭、不知足的人,我常常不知道怎麼面對這種雙重標準帶來的矛盾,也經常在這種矛盾下感覺自己尊嚴盡失。面試當下所說的全都變得無謂,因為薪水增加的速度,通常不會跟工作量增加的速度一樣快,幾乎每換一次工作,都要再經歷一次類似的失望。

看完書以後,我變得不想再承受這些,既然都要分身乏術,那麼我寧可為自己工作,增加工作就要加對應的錢、沒預算就不要談,銀貨兩訖、乾脆容易。再也不想聽什麼崇高的理想、遠大的抱負,那都不是我的。我只想讓別人的期待,縮減到只剩下工作的成果上就好,其餘的我覺得我再也不想承擔了。

所以接下來得好好思考要跟哪些人談談,以及哪時候是我的絕佳退場時機了。

斜槓主婦

過去是時尚編輯、男裝精品行銷,還做過到府收納,現在是自由撰稿人。

0 Replies to “看完《離開公司後,我過得還不錯》,我再也無法專心工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斜槓主婦的二手書賣場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