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蕭敬騰金曲造型受辱事件」

昨天半夜看到一篇某已故名人之女羞辱評論蕭敬騰金曲獎造型的臉書貼文,我氣急攻心,決定來寫寫很久沒碰的時尚文章。

該篇貼文破綻百出,可以從非常多領域回擊,尤其是性別議題,但我想那個領域就交由別人來談,我想從時尚角度出發。

該篇貼文的重點如下:

1. 蕭敬騰穿得不倫不類,因為他戴伯爵的女款項鍊

2. 他怎麼可以戴女款項鍊,這跟伯爵官方釋出的形象不同

3. 美國的知名搖滾明星跟歌手,像是菲董都沒有這樣的穿搭

4. 美國的頒獎典禮穿著都很盛重,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造型出現

5. 蕭敬騰沒有胸毛、沒有胸肌還敢做這樣的造型

6. 會做出這麼荒謬的決定的台灣區總經理是畢業於美國的野雞大學,亞洲區的老闆是咖啡背景出身的,也難怪他們不懂時尚

 

公眾人物真的是很辛苦的工作,因為所有人都可以對你有意見,不僅是你的專業,你說出來的話、穿的衣服、戀情、婚姻,甚至是子宮、胸肌跟胸毛,都在全球網友們的管轄範圍內。

也因為這樣,擔任公眾人物的造型師更是辛苦,像極了過去嫁進大家族裡的媳婦,要處處討好,處處不得罪:不能得罪藝人、藝人的經紀人、藝人的公司、藝人的粉絲、藝人的男女朋友/老公老婆、平常沒在關心藝人但突然在某個時間點很在意你的路人、商借服飾的品牌、活動的主辦單位、媒體記者。

難怪Tom Ford很不愛幫藝人做紅毯造型,讓自己的專業處處被干涉。

回到主題,回到這位女士的論點,看似有做很多功課,很了解品牌跟集團的人事安排,但說出來的話,也真的非常表面,完全不懂業界真實的規則:

一、首先,穿著品牌服飾出席場合不是代言,只是資源交換。

既然這麼愛美國,那他應該先去看一下Ocean’s 8。裡面安海瑟威所扮演的明星,戴的卡地亞珠寶,也不是用買的,也沒有收任何廣告代言費。在這種盛大的場合,品牌為了尋求曝光,會免費贊助藝人服裝或飾品,因為比起自己下廣告,這樣的方式其實反而省更多錢,又能確保曝光。

所以在此也不存在「戴了伯爵、就不能穿香奈兒」的問題,更何況伯爵沒有推出服飾,蕭敬騰根本不可能整身都是伯爵。

是說怎麼不見這位女士跳出來罵卡地亞幹嘛贊助Ocean’s 8這部主題是偷竊的電影,德不配位?

 

二、造型師沒有義務遵守品牌的形象定位,那是品牌公關要把關的。

如果不是品牌花錢要求藝人穿自己家的衣服,那麼造型師就沒有義務遵守品牌既有的形象定位。在商借之前,造型師都會跟品牌提案,告知是誰要穿、出席甚麼場合、會跟哪些品牌的單品搭配、形象會是什麼風格等等,再由品牌公關自行決定要不要商借。

蕭敬騰的造型師是長期配合的,所以這位造型師的工作其實反而是要遵守蕭敬騰的形象定位,除了要讓藝人好活動、搶眼、有話題之餘,還要知道如何搭配可以烘托出他現在在業界的地位、他的個性、他的潛力、他在場合中要扮演的腳色跟演出的橋段。

這工作並不容易,因為正如前面所說,會接觸到很多人的意見,造型師要判斷、妥協跟協調這些想法,過程當中會花很多時間,非常辛苦。

當然並不是說工作努力、工作辛苦,成果就不能被檢視,但既然是在說造型,那就衝著造型的議題來談,大可以說不符合氣質、身高、膚色,針對人家的性向、學歷就是不對的。

 

三、國際品牌公關執行不單只會給台灣區老闆決定,有必要的話,會需要品牌總部過目

即便是小小的記者會,大部分品牌公關都需要上繳一份企劃書給老闆看,這裡的老闆不只是台灣區的,有些品牌亞洲區的老闆會是品牌的中國分公司,甚或是上呈給總部看。

金曲獎不算是一個小的活動,品牌願意出借,就代表這不單單只是台灣區老闆同意,亞洲區甚至是總部應該都是知情的,既然知情也同意,那麼就沒有理由抨擊台灣區的老闆。

 

四、金曲獎的定位跟金馬、金鐘不一樣

正如上述所言,造型師必須判斷藝人的形象、跟出席的場合應該要搭配甚麼樣的衣服。台灣的金曲獎之所以不會出現葛萊美那樣的造型,是因為兩個頒獎典禮的定位本來就不一樣,台灣最盛大、最正式的頒獎典禮是金馬獎,再來是金曲獎,最後才是電視金鐘獎。

也因為如此,伯爵的最大贊助重點其實是在金馬獎,而不是金曲獎,這點這位小姐卻沒有提出來說,真的非常不公平。能在金曲獎上免費露出,又被名人加持,何樂而不為?

 

五、生理男可以穿女裝,生理女也可以穿男裝。現在是21世紀,2018年。

生理男名人在公開場合上穿著女裝、女款飾品也不是什麼新鮮事,韓國的權志龍不也是將Prada、香奈兒詮釋得很好,成為了國際時尚指標嗎?喔,我忘了這位女士幾乎不看亞洲電視,好,那我們就來談談他最愛的美國。

1930年代在好萊塢紅極一時的女星瑪琳黛德麗就是最經典的女穿男裝代表,當然也是被很多人罵,不過那是1930年代的美國價值,現在是21世紀,2018年。當Gucci靠著新一代的中性文青形象大賺一輪全球鈔票的時候,這位小姐還在拘泥這種上古世紀的事。

 

六、醫生可以轉型當設計師,賣咖啡的、學飯店管理的人為什麼不能做時尚

他質疑會做出這些決定的人,擔任品牌高層,是因為他們不是出自相關經歷。痾,果然是沒出來工作過不知道江湖怎麼運作。Armani在當設計師以前也沒接受過任何訓練,甚至是個醫生,現在人家怎麼了嗎,還不是好好的?

 

他的整篇論述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滿滿的標籤跟歧視、深深的階級意識、濃濃的白人菁英論,從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黃種女人口中說出來,真的不禁讓人打冷顫。

是甚麼樣的魔力,讓一個黃種女性在接受白人文化洗禮之後,就真的覺得自己是個白人?

是甚麼樣的魔力,讓只能講出cool and hip以示自己沒被時代淘汰的人,有資格評論時尚呢?

是甚麼樣的魔力,讓一個不屑亞洲文化的美國人,一直不斷地利用抨擊消費台灣、中國、亞洲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感,還覺得自己有能力拯救糟糕的亞洲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看完她的「論述」,我感到LMF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