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與政治

slider2-1
在時尚界呼風喚雨的美國《VOGUE》總編Anna Wintour從不避諱自己的政治立場,她在希拉蕊被出軌的時候,讓她登上自家雜誌封面,後來她宣布參選總統後,也經常能在一些公開競選場合上看到時尚惡魔的身影。(圖/Backstage Tales

美國總統大選快要來臨了,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意外的有各種看頭,殺出了一個可能導致滅國的程咬金,讓名人都紛紛出來呼籲民眾務必要出來投票,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而時尚聖經也難得一見的在官網上發布社論,正式宣佈力挺希拉蕊到底,還在自家Instagram上補充:「總編輯在過去雖然常常對外表態自己的政治立場,但以雜誌的名義這還是第一次。」因而引起了輿論譁然。

 

對於該雜誌的大動作我是不太意外,畢竟川普真的是太讓人瞠目結舌了,果然是「一個人,沒有同類」(欸,不要亂用),此外,政治與時尚的連結,在歐美也顯得稀鬆平常,除了該雜誌的總編輯Anna Wintour經常毫不遮掩的表態之外,歐美的時尚編輯,也經常會為從時尚角度觀察政治事件,又或者是從時尚本身解構當中的政治意味。

最知名的便是英國《金融時報》前任時尚記者、《紐約時報》現任時尚評論總監Venessa Friedman、義版《VOUGE》總編輯Franca Sozzani(她還擅長加入哲學觀點關懷環境議題)和Business of Fashion的創辦人暨總編輯Imran Amed,後者甚至在川普宣布參選的時候,在自家媒體發了一篇專文表達自己的「傻眼」,也許這樣的舉動在部分的人眼中會認為此舉會讓媒體失去其客觀性,而且多少也有點公器私用之嫌,但我也不免懷疑,現代的媒體,無論屬性和領域為何,真的有辦法全然的客觀,完全沒有立場?遑論現在許多媒體仍然倚賴廠商廣告維生,或甚至被商賈買下,淪為發聲筒。

在剛接觸時尚領域的時候,對於這些觀察角度總感到佩服不已,好奇他們究竟是怎麼樣才可以想得到這些事情的,也對他們涉略的範圍感到佩服。但最近開始覺得,能這麼做,其實反而是正常的,與政治脫鉤,反而才是一種奇觀,因為無論是時裝,還是一項產品,或是一個概念,要能成為經典、讓人們感動,那麼就要讓人們產生好奇與共鳴,那麼就必須從生活出發,「時尚就是一種生活」,並不是一個假掰的句子,而是一段中性的陳述句。

去年10月Venessa Friedman在《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時尚也要講政治正確嗎?》提及了一個有趣的概念:「如果時尚不跟政治、社會沾上邊,會怎麼樣呢?」

她認為,時尚與政治、社會議題的掛鉤,之所以有其必要,是因為時裝能夠反映當下的社會風貌,此外,也是有助於我們理解自己和他者文化的不同,藉由冒著高風險,來理解這廣大的世界,而時裝界應該也有這個義務和責任,透過自己的作為,拋出議題去引發人們對社會問題的關注,迫使這些社會問題進入公眾討論,「否則它就僅僅是衣服而已」、「否則我們還剩下什麼?未來的一條駱駝毛大衣生產線嗎?」

文中她引用了我最欣賞的時尚總編Franca Sozzani所說的話:「『時裝其實並不是關於衣服,而是關於生活,』義大利《VOGUE》總編Franca Sozzani幾年前曾在採訪中對我說,當時我正在為《金融時報》寫一篇文章。她解釋自己如何決定在2008年發行了一期全用黑人模特兒的雜誌;2010年英國石油公司漏油事件之後,為何刊登了一幅在一處被石油污染的海灘上拍攝的大照片;2014年的一期雜誌為何討論國內暴力問題,以及其後的強烈抗議。『我們不能總寫花朵、蕾絲和海藍寶石』」

在台灣,無論哪個領域,談論政治向來都是困難的,經常可以聽到「政治歸政治」這種論調,當然之所以會有這種理論,也和過去的歷史讓人們習於避而不談以自保有關,但終究這都是一種鴕鳥心態,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最終都會需要討論到這些事情,無論哪個領域,因為唯有如此,唯有冒著風險將政治和社會議題埋入時尚的公共書寫裡,時尚這件事情才能顯得更加生動,而不再只是逃避現實的膚淺玩意兒。

然而要做到這件事情,也絕非易事,這不僅需要時間、需要多方涉略,還需要有承擔責任的勇氣。

Venessa Friedman的時裝政治好文推薦:

2016年流行色組合有怎樣的政治意味

終於沒人再關注希拉里穿什麼,是好是壞?

米歇爾·歐巴馬的裙子,看似簡單卻意涵豐富

國宴上的范思哲,米歇爾傳遞的強烈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