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為是的善意

 

handicap sign

又到了要去醫院回診的日子,看了一年的醫生,這一次終於不用再自己一個人苦等,多了一個人陪我打發時間,心裡滿滿的愉悅和感謝。

等了一個多小時,在我和男友前面的椅子,來了一家三口,兒子推著母親的輪椅在診間前的椅子坐下,不久後,一個女子似乎剛從廁所回來,也在男子身旁坐下,推斷應該是兒子的太太。夫妻有說有笑,媳婦也不時以輕鬆的語氣小小的「虧」婆婆,說她一定是偷吃東西才會身體不舒服,但口氣並不討人厭。

不久後,母親好像打噴嚏流了鼻涕,夫妻倆正在找衛生紙要替她擦拭,但動作不太熟練,折騰了一會才找到衛生紙。

一旁突然有位太太湊上來,對著他們說:「你們以後應該要在輪椅後面放一個小袋子,裡面放一些衛生紙或她會固定用到的東西,這樣比較不會手忙腳亂。」

夫妻倆感謝她的建議,並拿起衛生紙替母親擦拭。從我第一眼看到這位母親,她的坐姿就是歪斜的,脊椎似乎已經變形。

旁邊的太太又繼續補充,說她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她之前也有照顧高齡已九旬的母親的經驗,看著這位兒子不熟練的替自己的母親擦拭,她又問道:「你是她兒子嗎?」

「嗯,對呀。」

「那你怎麼叫她阿桑?你應該要叫她媽媽的呀。」

「因為這個字她最有反應。她連我的名字都記不住。」

「欸你剛剛沒幫她擦乾淨,應該要這樣擦才對。」她拿起衛生紙替輪椅上的這位母親擦擦鼻子:「然後你們應該要常常幫她按摩肩頸啊。」說完便自顧自地按起這位母親的肩頸:「這邊有很多穴道,按一按她會舒服很多。你們一定沒有常常幫她按摩吧?」

「我們之前有按,她當下都沒說什麼,可是之後卻會告訴別人我打她。而且她脊椎不好,我不敢亂按。」兒子回答。

「輕輕的按就好了啊,你看她現在不就沒在打噴嚏了嗎?」她的手繼續按著,並轉頭對著坐在一旁的女子說:「妳是她媳婦吧?身為人家的媳婦,也要幫忙照顧自己的婆婆呀,都是自己的親人,妳知道嗎?人在做天在看,妳照顧她,也是在幫自己積功德耶,妳對她好,妳以後才會好。不要坐那麼遠,坐靠近一點呀。」

女子點點頭,並將位子挪近一些回答:「其實我們還沒結婚。」

「那也是可以學呀。來,你來試試看。」太太讓兒子來接手,夫妻倆對著太太說謝謝,太太便離去回到她原來的座位上。

看起來本該是美事一樁,但不知怎的,我卻覺得那位太太很多管閒事,從她未經夫妻同意就擅自伸手碰觸那位母親的身體開始,我就覺得她相當的沒禮貌,即便她是出於善意,也一樣粗莽。

尤其是那位兒子已經說了,她的母親頸椎不好,她不明究理還自顧自地繼續,完全沒在聽別人說話,更不用說她接下來還開始教訓那位準媳婦,訓話的內容也是非常荒謬,不過卻是篤信宗教之人最常用的一套邏輯:「做善事積功德。」說來說去都還是為了自己的好處,因為這些行為能讓自己獲得利益,所以才願意去做,看起來是自發性的行為,實際上完完全全是功利十足的算計。

如果少了傾聽和尊重,那些看似善行的行徑,無論出於多麼良善的動機,恣意地將自己的揣摩和想像硬塞給他人,不過也只是自High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