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最近常常在思考工作的事。

Photo by Nik Shuliahin on Unsplash

每天在那邊說正職工作很痛苦,但卻還不離職的我,真的很討厭,我知道。

不過這世界上本來就不是想怎樣就可以立刻怎樣,現在還不是離職的時機,我自己也很痛苦,因為沒辦法全心投入工作,自己也覺得很半調子,也很對不起老闆。

最近不只有我自己陷入了對職場的迷惘,我身邊的朋友也是,一邊忙於工作,一邊又很想逃離。

其中一個朋友無意間發現自己是白內障的高危險群,已經被眼科醫師警告,但可怕的是,她的職業是網站PM,如果要她離開使用螢幕的工作,她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畢竟,現在極少工作不用面對螢幕,還可以賺到差不多的報酬。所以她陷入了預料之外的低潮。

我本來就覺得,穩定的工作在這個時代越來越不像是一個保障,反而越來越像過於集中的風險;技能也是,朋友的狀況讓我覺得,這年頭,如果技能的使用方式太過類似,可能對於未來也是一種風險,就像她,或者是矽谷那些資深工程師,一身子經驗跟技能,但卻被健康或是年紀因素被迫不能繼續。

話說自從斜槓一詞出現之後,我從來沒有對於這個現象抱持著樂觀或正面的態度,因為我認為當一個人需要複業、斜槓,無論這個概念是否與自己的興趣跟專長掛鉤,某種程度就代表,單一的職業已經無法滿足這個世界,所以人所需的技能越來越多,害怕自己被淘汰、喪失競爭力的焦慮也越來越深。長越大,對科技進步這件事漸漸變得討厭,我不覺得自己保守,而是因為我認為很多進步,其實都沒有必要,只是為了做而做的東西,更重要的是,人從未因為進步而解放,反而變得更不幸福。

為了要實現「承諾」,我們建立起了計劃、擬定方案,換句話說,我們是帶著「前進」意識,採取前瞻性的態度。「企業」是一種永遠針對未來投資的投資行為,它可以說是藉由無時無刻不把未來納入視野的「前進」態度在支撐,而當這種「前進」向度反轉了180度時,就會讓我們產生一種絕對不能慢別人一步的焦慮心態。——鷺田清一,《關於穿衣服這件事的哲學辯證》

最近正在看的書如是說。

看了這段話之後,我便清楚了為何最近如此倦勤。因為我們都在為未來犧牲現在。

我們都在為了遙遠、無法預知的未來,忽視當下的幸福跟健康,用狹隘可度量的知識,臆測未知不可度量的未來。我們用畢生的力氣,在進行一場賭注:我們以為努力,就可以換來幸福;可是再怎麼努力,好像怎樣都不夠努力、怎樣都不夠比別人努力。就是一場永遠不會止息的賽跑,而在賽道上的我,現在覺得疲憊至極。

但還沒到停下來的時候。

斜槓主婦

過去是時尚編輯、男裝精品行銷,還做過到府收納,現在是自由撰稿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斜槓主婦的二手書賣場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