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氣到噴出一篇

生氣的時候,文章產量特別高。真是諷刺。

今天看到一則臉書貼文,在嘲諷原住民加分,雖然這個議題從我知道開始,就至少吵了15年了,到現在還是在吵一樣的東西,真的覺得時代沒有進步,世界帶給我們的絕望,也沒有更少一點,還更多,難怪《真確》那本書我看不完。

#靠北工程師77449📢匿名發文 https://goo.gl/QcNrx7

Posted by 靠北工程師 on Sunday, 3 March 2019

我要先說,我是靠原住民加分的台北人,我幾乎不會說母語,只會幾個簡單的單字。我升高中的時候是加了10%,考大學前,先去考了族語認證,91分過關,才獲得了加分35%的資格。雖然如此,但我自己也沒有很喜歡這個政策,但我不喜歡的理由,可能跟你不一樣,總之如果你有耐心的話,還請你慢慢看下去。沒有耐心的話,可以按叉叉離開,請勿在底下謾罵,因為沒有人逼你看下去。


我的加分故事

我是新北市人,就讀一間鄉下小國中,那間國中在我這屆之前,是出了名的流氓學校,輟學、打老師上新聞的事層出不窮,名校不用說了,那間學校有上高中的比例根本很少。

我從國小到國中開始,沒有特別補習成績就還不錯,基本上可以保持在前三~前五左右。

我其實不是自願要靠加分升學的。我一開始根本連有這件事都不知道。是某天我媽告訴我,她特別回花蓮去辦妥證件,要我好好利用這個資格。

莫名其妙得到一個機會,我有特別開心嗎?沒有,我當下覺得這件事情很像作弊,所以我當時其實很抗拒,但我的學校老師跟我爸媽,都不准我違抗他們的意思,事實上那大概是唯一一次我爸媽干涉我的學業,他們希望我可以順著他們的意思做。我現在理解他們的用心良苦,因為我很有機會取得這個家族過去無人能及的學位,但他們不懂我為什麼遲疑,他們不懂我會面對什麼樣的同儕壓力。

在大人眼中,孩子們之間的紛爭,都是很小的事情,不過對於孩子而言,是他們當時的全世界。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是每個人念書都曾背過的一段經典名言,只是這件事情對我來說,不能說全然沒有好處,我很感謝能擁有這樣的視野,不過更讓我印象深刻的,大多都只有不好的記憶。

加分後的我遇到什麼事

紙總是包不住火,加分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也許還算幸運,我沒有成為眾矢之的,但傷害這種事情,通常也不用多,只要一個就足以造成創傷。

我的一個國小玩伴聽到我透過加分考到她的第一志願國父女中之後,就氣得再也不跟我說話,我當下覺得自己真的超無辜。

上了高中之後,鄉下土包子的我,挫折更是接踵而來。所有同學大概都對於高中會上哪些課、怎麼上課非常撩若指掌,也都先利用暑假先修過了,我的暑假雖然還是有做學校提供的作業跟讀完書單,不過因為沒有先修,加上本來也沒有那樣的程度,所以開學的時候,程度還是差了一大截,初次面對全英文授課嚇到不行,剛開始的兩週壓力超大,每天回家都躲在房間偷哭。

某次課堂上,恰好講到原住民相關的議題,坐在我前面的同學,就非常大聲的發表她的意見,她認為,原住民可以靠加分升學很不公平。老師對於她的意見沒有任何回應,現在回想,那位老師沒有適時藉機機會教育真的有點讓我不舒服,但畢竟原住民人數就是少,然後老師可能當時也沒想那麼多。

下課後,旁邊的同學告訴我前面那位同學,我就是靠加分升學的原住民,她尷尬得跑來跟我道歉,我鎮定的跟她說,沒關係,加分前就知道會有這樣的聲音,很正常,你不用因為你的真心話跟我道歉。

成績從小學校的頂標,變成名校的低標,是需要一點時間適應的,真要說加分這件事情給了我什麼好處,那就是我開始放掉我的得失心,我開始尋找成績以外的重心,因為我在學校裡沒辦法靠普通科目獲得成就感,整個高中生活都是我最痛苦的時候,我怎麼唸,成績都是吊車尾,當時我不僅要忍受這種挫折,還要忍受有些過度在意成績的同學看待我的眼光,她們會因為我的成績不夠好,連帶否定我所有的發言。

加分進名校不代表從此與努力奮鬥絕緣,相反地,反而要更努力才能在這裡找到自己的立足點。

還好三年很快,我的志願填了再也不用比拚成績的設計學系,脫離了這種無謂的較勁,開啟我快樂的大學生活。

我怎麼看待反對的意見

其實剛看完留言,準備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語氣定調可沒這麼平靜,因為我真的太生氣了。但後來想想,要真心誠意溝通,態度還是要好一點,所以我盡可能緩和地來說說我的看法:鄉民對於原住民加分,真的有很大的誤會。

原住民為什麼可以加分?這不僅是出於現在政府對過去歷史的補償,還有要藉此復興多元族語的目的,這也是為什麼族語認證後可以加更多分的原因。所以我要說,放下你的被剝奪感,原住民沒有要跟你競爭。

因為我使用加分的年代距離現在已經有點久遠了,所以我剛剛還特別去查了現在有什麼改變,看起來還是一樣,就是高中每間學校、大學每個科系都會加開原住民幾個名額,讓原住民去爭取。(詳情可以看這裡

大家對於原住民加分這件事情,意見統合之後,大概只有這幾個:「有些原住民家裡很有錢,憑什麼補助」、「原住民好手好腳、跟我們一樣聰明,憑什麼加分」、「都市裡的原住民又不像偏鄉原住民這麼可憐,憑什麼加分」,甚至我還看到一個更荒謬的是「現在網路這麼發達,早就沒有城鄉差距了,偏鄉原住民學生不會自己上網找教材喔!憑什麼加分!」(最後一個意見我真的覺很$^^&*#$@,沒有城鄉差距,那台東孩子的書屋花蓮玉東卡本特是在苦心酸的喔?不要以己之尺度他人之身,簡化他人的痛苦對你沒有好處)

建議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先看看關鍵評論網的這篇文章《為什麼原住民考試可以加分?覺得不公平?先帶你還原歷史》

  • 「被迫漢化的過去」與「被嫌不夠原民的現在」

身為阿美族頭目的女兒,媽媽說她小時候常常被同學笑「番仔」,個性剛烈的她,那時候都會抓起掃把追著嘲笑她的同學打。為了不被瞧不起,她現在除了外表以外,雖然學歷不高,但說話聲調,用字談吐,全然都是一個「受過教育的文明人」模樣。

媽媽與外婆一直都很以原住民身份為傲,但她們同時又會因為族語在現實社會派不上用場而不願意傳承,所以我們在家都是講中文、台語居多。我要求她們教我多一點,還常被拒絕。

回想著她們過去曾經遭受過的恥辱,她們不願意下一代複製一樣的悲劇,所以選擇不傳承民族文化跟語言,過去的政黨成功的「同化」了原住民,但讓這些原住民的下一代,繼續遭受漢人們眼中「不夠像原住民」、「憑什麼靠血統就可以加分」的指責。在我眼裡,這真的十分荒謬,就像是在嫌我們這些「番仔」「太熟了不夠生」、「不夠悽慘」一樣。

太熟了不夠生,是原住民的錯嗎?不是,這是過去的政府最想要的結果,但現在的政府想要做的是相反的事情。但失去的東西,有那麼容易找回來嗎?原住民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個被擺佈的棋子,從被要求放棄自己的文化,到「拜託給你錢、讓你加分,求你快點說母語」。我說,你們漢人,真的搞得我們很亂。

  • 都市的原住民真的資源比較充足?

跟偏鄉的原住民比起來,可能我真的資源比較充足,但絕對沒有充足到可以讓我過得很爽。尤其如果要靠聰明才智翻轉階級這件事更是不可能。

我不能認同住在都市的人就過比較好這個論點,因為即使是天龍國台北市,也是有安康社區這樣的地方。

有時候我反而會羨慕歸屬於部落的原住民,因為像我這樣的人,就會被說「不夠有資格」,我對此也很苦惱,覺得自己誰都不是,感覺大概就像台日混血作家溫又柔那樣。我從來沒有回去過部落,我外婆那一代就從花蓮到台北討生活,住在台北不代表真的比較富有,只是機會比較多,但也要看你有沒有機會吃到。

我不排除確實有可能會發生真正需要的人被制度排擠的悲劇,但這樣的人又佔了多少比例呢?我們身邊的樣本數足以表示一個群體現象嗎?

  • 不能嘲諷黑人,但嘲諷原住民很可以

drake mem

會寫這篇文章,完全是出於憤怒,大家都知道不能隨便嘲諷黑人,但在台灣嘲諷原住民、移工、新移民好像就很可以?後來經過男友的提醒,原來這都是因為牽涉到利益衝突,所產生的被剝奪感。就像CCR也總是會被酸那樣。

但我覺得這種情緒很神奇,先撇開原住民加分其實沒佔到你便宜這點不說。真正讓你有這種被剝奪感的主因,並不是原住民,而是制度,原住民只是被制度挑上的群體,你要做的應該是行使你的公民權,呼籲你選區的民代、立委、議員去讓制度更加符合現實,而不是選擇傷害相對少數或弱勢,原住民不是蓄意要剝奪你權益的人,立委都沒幾席了是有什麼話語權啦。

何況其實根本也沒剝奪什麼。

  • 你的敵人跟戰場不在這裡,加分不是免死金牌

以前家長可能會以為有大學學歷很了不起,殊不知到了我們這個世代,大學學歷泡沫化,感覺上了大學,對於生活也沒有更大的用處。但我覺得對於比我更弱勢的原住民學生,可能還是很需要這個制度。

只是每次看到加分爭議就覺得又氣又無奈,拜託,加分而已又不是「原住民得永生」,或是「原住民從此三歲就能買地自耕農」,還是「原住民從此不用工作也不愁吃穿」,沒有啊,考上了還是要乖乖唸書以免被當、畢業也是要找工作當社畜、工作沒比較好找、錢也沒有比較好賺!

我大學畢業後,慣老闆、機八廠商、奧客、22K、責任制,一樣也沒少遇過,加分雖然讓我見識到了跟我全然不一樣的人事物,但我還是得努力求生存,我的人生沒有因此變得比較容易。

原住民加分跟人生順遂與否沒有任何關係,我們要對抗的是一整個不公不義的低薪窮忙時代,不是撕裂彼此,也不是沒有實質影響力和煽動力的原住民。

最後做個總結,政府祭出原住民加分政策的主旨在於「文化復興」,所以網友們對於身邊友人「連族語都不會說」、「不夠原民」、「不夠貧窮」的疑慮其實是不存在的,因為這個政策本來就不是因為原住民弱勢,而是因為原住民文化逐漸消失,政府就是希望像我這樣連族語都不會說、不夠像原住民的人,重新去認識自己的文化才催生這個政策的。

寫到這裡,其實也是不指望能夠改變什麼。畢竟已經有這麼多前人努力、費盡唇舌,大家提到原住民,還是只會想到濃眉大眼、愛跳舞愛喝酒、唱歌好好聽、的啦。

(3/6 更新)

Re:原住民加分真的很爽?過來人跟你說:「拜託,才沒有。」

斜槓主婦

過去是時尚編輯、男裝精品行銷,還做過到府收納,現在是自由撰稿人。

0 Replies to “原住民加分真的很爽?過來人跟你說:「拜託,才沒有。」”

  1. 在多數人眼裡,非主流爭權,都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加油~(你文章產量急升好厲害 XD)

    1. 「非主流爭權,都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這句話真棒,我要抄筆記~
      喔~我有安排寫文章的時間,也有逼自己每週都要寫文章,平常有靈感就作筆記,所以現在累積了一些題目都還沒寫XD
      昨天這是臨時起意,利用快要下班前,剛好沒什麼事的時間寫的。

  2. 我自己覺得原住民加分不公平,如果原住民可以加分那如果家長雙方都只有小學學歷,那不是就更良好篩選到家庭背景不好的人,用原住民作條件我覺得很奇怪也不合理。

    我在附中念的高中,附中裡每個班上會有好幾個從國中部直升上來的學生以成績來說,他約是PR93左右(附中是98左右),我一直都覺得這個制度很不公平(我還是很喜歡那些同學,班上同學也部會在意這些),但即使是這種小幅度(相比原住民加分)的加分,我都覺得不公平。

    原因是當你是高分群學生的時候,分數要往上衝就越來越難,以我當時基測滿分412來說,要考試350對我是輕而易舉,380沒有問題,但是大概到390之後我就沒辦法確定我到底行不行,考試有一部分運氣成分,高分群考生的主要壓力在這裡,如果可以拿到10%加分,等於只要拿到約莫370分就可以拿到405以上的高分,可是370對有些人來說並不是很困難,所以即使只有10%加分,被剝奪感還是很重,為了從380->400這二十分所要耗費的是天天熬夜阿。

    如果對一個拿300分的人來說,300和330就只差可能一兩間學校,可是從400->380,(以我考的那一年來說),就從北一掉到連松山都沒有,我覺得這是我從來就不支持原住民加分的原因,我真的覺得不公平。

    1. 謝謝您的回應。
      本來我寫了一大段,但後來想想,這些質疑不是我能解決的,所以就全部刪掉了。

      我當初寫這篇文章只是覺得,為什麼砲火要集中在原住民身上,明明原住民也只是符合資格使用了政府提供的政策,但卻沒有人罵政府,都在酸原住民是「既得利益者」。包括我的文章被轉去關鍵評論網,也很多網友砲轟我得了便宜還賣乖,沒有被迫去輟學種田乞討就不要在那邊靠北。看到這些,我其實又生氣又難過,當然可能也是因為當時我在氣頭上,所以出現很多情緒性字眼的關係。這部分是我的問題沒錯。

      突然千頭萬緒,不過真的多說無益,總之,謝謝您跟我分享經驗。

  3. 原住民加分根本就不會排擠掉平地人的入學名額,我高中跟大學的入學管道一直都是錄取上原民名額,
    漢人為什麼這麼不願意去了解這個政策的意義呢? 只會跟我們計較分數計較PR。
    你該在乎的是你個人的努力,事實上,每個人都只該在乎自己的努力。

    想和作者說:
    我跟您的經歷實在是非常相像,我想這就是年輕世代的原住民都會有的拉扯吧。
    我也很羨慕生長在部落的原住民,他們能在原住民的身分與認同上比我更有自信,
    只能說台灣教育真的失敗,計較分數的人啊看不到原民的辛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斜槓主婦的二手書賣場

文章分類